留学生物理代写,留学生Cs代写,留学生宏观经济代写

司法调查中的伦理失误

介绍

司法调查中的不道德行为是指在犯罪现场进行取证时缺乏真实性。取证的完整性通常对确保被告人的公正性很重要。如今,许多法医专家倾向于篡改犯罪现场的证据,谎报取证结果或进行小规模的法医鉴定,最终对被告不利。一些主要的法医学不当行为包括不恰当和夸大的统计数字、虚假证词以及在实验室调查中的欺诈案件。本论文旨在展示司法不当行为是如何发生的,以及政府如何应对。讨论的主要目的是设法解决不断增加的法医不当行为案件,以确保被告人得到公正对待。

司法调查中道德失范的意义

司法调查中的道德失范只有在我们理解司法调查中伦理问题的含义时才有意义。伦理是指一个特定社区的既定规范,规范着特定社区成员的行为(Schneider,2007)。社区可能包括教堂、警察、法医调查员、法院官员等,因此,它意味着所有的法医调查人员都是在一些规章制度的限制下进行的,在进行调查时都会以某种方式行事。法医调查员在运用科学原理在法庭上确定嫌疑人有罪和无罪方面起着关键作用(Brown,2014)。这个兄弟会的成员对在法庭上伸张正义至关重要。例如,如果没有调查人员的报告,强奸和谋杀等案件可能会变得毫无意义。由于这些报告是专家证词的一部分,它们在法庭上有很高的价值,没有它们,案件就一文不值。因此,法医调查报告中的任何伪造或谎报都将被视为专家证据,因而对法院具有误导性。因此,伦理规则和标准可以遏制这种恶作剧。这些规则规定了法医调查员所期望的道德标准,提供了一个关于什么是违反道德的参考点,并对任何违反这些标准的人进行了惩罚。

法医调查中最常见的不道德问题

司法调查中的不道德行为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模式。最常见的此类行为是对自己的专业资格进行虚假陈述,从而保证工作的有效开展(Schneider,2007)。一些调查人员出于自身利益自愿在法医报告中遗漏了非常重要的信息(Brown,2014)。在法庭上为推翻被告的案件而提供虚假证言是此类行为的另一个例子。其他形式还包括对犯罪现场进行有偏见的检查,也对数据或笔记作了虚假陈述。然而,犯罪现场的不道德行为延伸到许多情况,并不仅限于上述讨论。

犯罪现场法医调查员的不道德行为。辛普森案评析

辛普森一案提供了一个详细的例子,说明在调查过程中证据是如何被扭曲的。在此案中,辛普森被控谋杀布朗·辛普森和罗纳德·戈德曼。需要一位专家证人就犯罪现场的血滴作证。然而,专家证人所作的证词并不准确。但从本质上讲,法院是在处理案发现场时,法医调查员对证据处理不当的事实。血迹对案件的结果至关重要,却在一辆热腾腾的面包车里不恰当地超期停留了3个多小时,这是不恰当的,因为这使得很难得到准确的结果。第三,证据链漏掉了血迹,这将使整个调查陷入致命的瘫痪。最后一个违约,也相当于案件中的不当行为,是法医专家在法庭上谎称对犯罪现场处理不当,这是一种违法行为,违反了有关法医调查的道德规则(Brown,2014)。在此案中,前来作证的法医人员中,有两人被发现撒谎

有限时间报价

0
0
:
0
0
小时
:
0
0
分钟
:
0
0
得到19%

如上所述,法医专家有责任只讲真话,只讲真话,因为他们的意见对法院具有很高的证明价值。专家证人协助法院作出推断,而法院没有能力作出这种结论。因此,辛普森一案中证据的扭曲,使得法院根据专家证人的谎言证词做出错误的推断(Garrett&Neufeld,2009)。任何有思想的社会成员的期望是,专家证人的技能应使他们能够适当地提出证据,而不是不熟练的证人。 

实验室分析不当案例

伪造实验室分析结果

专家证人的错误证词总是源于犯罪现场的不当行为或实验室的分析不充分。在这两种情况下,受害的人都是被告人,因为有可能无法实现正义(Fisher&Fisher,2012)。在美利坚合众国,不恰当的实验室分析的案例正在增加,这对实验室分析员的一般资格提出了警告。实验室分析员在调查中犯下道德失范行为的一种方式是公布实验室中没有实际测试的结果。在美利坚合众国,一位著名的实验室分析员安妮·杜汗(Annie Dookhan)被证明是基于猜测而得出有争议的结果,而不是进行科学测试。这些错误的发生是因为她进行了大量的测试,而不是一般的实验室分析师。Dookhan在9年中伪造了大约60000份实验室测试,她在一家公共卫生实验室担任实验室分析员。在她不当提交结果的不当行为之后,美国开始了一项任务,审查Dookhan进行分析的所有案例(Grimes,2015)。结果令人震惊,迄今已有200多起案件被撤销,被定罪者获释。当她被逮捕回答27项指控,妨碍证据和司法公正时,人们也发现她的学位有问题。关于她是如何在一家政府实验室找到一名实验室分析员的问题仍然没有答案。因此,除了上述讨论外,假扮实验室技术人员或专业人员时,并不构成严重的法医不当行为,因此,应受到法律的惩罚。

保持联系

实时聊天 现在就下单
保持联系

篡改测试

在这种情况下,实验室分析员用假材料替换了原来的测试材料。结果掩盖了测试的真实性(Garrett&Neufeld,2009)。在马萨诸塞州的一个案例中,一位名叫Sonja Farak的实验室分析员专门研究用伪造品更改原始测试。有一次,

主管们在做检查时,发现了恶作剧。这一发现使相关官员能够在假结果变得猖獗之前,遏制住虚假结果的负面影响,就像杜汗事件一样。在逮捕和调查Farak先生期间,人们发现Farak Dookhan都是从同一个机构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的,这也让人怀疑Farak的资格。因此,在司法鉴定中,检验结果是可以改变的。

DNA证据处理不当,尤其是在强奸案中

DNA证据是强奸案的关键证据。实验室分析员意识到这一点,沉迷于不道德的行为来挫败这些案件,DNA证据篡改的方式之一是通过错误放置装有标本的信封(Garrett&Neufeld,2009)。其他的实验室分析人员故意不把他们的测试结果张贴在联邦网站上以便于参考。另一种挫败DNA证据的方法是把各种案件的报告和其他物品混在一起,造成混乱。其结果是缺乏对被告不利的证据,或加强了检方的起诉,即使在没有案件需要回答的情况下。

享受我们的服务:节省25%和第一个订单一起-15%折扣,你省额外10%因为我们提供300字/页而不是275字/页

指纹分类不当

在对洛瓦州一家犯罪实验室分析中心的审查中发现,即使在指纹有效的情况下,分析员也会给指纹贴上不可用的标签(Garrett&Neufeld,2009)。其中9起案件被发现,引起了人们的警觉。在某些情况下,不正确的标签是法医调查人员为满足他们的私利而破坏结果的行为。处理指纹最糟糕的是,一旦原始样本损坏,重新测试成功的机会就变得徒劳。因此,这就意味着,所有因伪造指纹而被判入狱的判决将永远不会被撤销,从而导致司法不公。在法律上,有句老话说,一百个有罪的人被释放,胜过一个无辜的人进监狱。然而,伪造指纹与此背道而驰,因为许多无辜的人被关进监狱却没有机会推翻他们的案子。如果不恰当地将指纹归类为可用的或不可用的指纹,会影响被告的有罪或无罪,这种行为就相当于法医调查不当行为。

使用不适当的实验室标准来检测DNA

每一个实验室,无论是国有的还是私人的,都有管理这些实验室的规章制度。在所有实验室中,控制证据评估方式的一些规则和标准在所有实验室都是相似的。实验室使用公认的科学原理得出结论,否则,报告将达不到法庭证据的门槛。然而,在美国,在联邦调查局的实验室里一直存在着一个争论,即在最终开始其他DNA测试之前是否使用头发测试匹配。混淆使用标准的含义最终导致在法庭上伪造证词,因为真相消失了。这一切都始于FBI头发实验室的分析员说,在引入头发DNA检测之前,他们发现犯罪现场的遗骸和被告人的DNA吻合。从本质上说,这意味着实验室分析使用的是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新制定的标准,而且大多数被告可能因为结果不准确而入狱。很明显,实验室分析员把犯罪现场的遗骸与头发联系起来,超出了他们分析的范围。整个问题的底线是,将被告人与犯罪联系起来的测试中使用毛发并不能提供准确的结果,因此,这是对美利坚合众国司法系统的干扰。

谎称伪造的证据

整个司法系统的完整性在于证人陈述证词的真实性和诚实性。这个系统所依赖的事实就是法医专家的证词至关重要。为了实现司法系统赋予他们的信心和信任,法医专家利用在法庭上撒谎的机会,要么挽救他们的亲友,要么收受贿赂,不管是什么情况。在某些情况下,专家可能会利用证据与敌人算账。因此,律师和法官应在审查报告和证词时非常小心,以确保整个法院系统的完整性不受损害。

关于法庭上伪造证词的一个特殊案例是弗雷德·扎因的案件。扎因设法在美国当了一名政府化学家,尽管他的学术史很差。扎因成为美国最值得信赖的化学家之一,尤其是在西弗吉尼亚州。许多案件都是在各种案件中被移送隐匿起诉进行分析的。最终,这些信息泄露了事实,在他从事这个行业的所有岁月里,扎因从事伪造报告和虚假报告结果的行为。伪造法医报告成了他的嗜好(Grimes,2015)。然而,这引起了许多检察官的注意,Zain法医调查给出的结果非常准确,与该领域的其他化学家相比,有些东西是假的。由于他的伪证,许多人成为强奸和谋杀案的受害者,而这些案件他们从未犯过。混乱局面无法逆转。Zain曾在几个电台工作过,包括德克萨斯州、西弗吉尼亚州等地,他在那里担任法医证据方面的顾问。在发现整个司法系统的混乱之后,受影响的各个国家别无选择,只能赔偿受害者。一个特别的例子是西弗吉尼亚州政府,它提供了六百五十万美元。另一方面,德克萨斯州也向无辜受害者提供了赔偿,总额约为85万美元,受到扎因行动的影响。然而,Zain从未被记录过他的不公正行为,因为他在重审开始前死于癌症。因此,伪造证据,导致无辜者被监禁,这相当于法医不当行为,绝不应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偷窃和不报告证据

另一个有争议的方法是偷窃报告或不向有关当局报告法医报告的内容。这种不道德行为主要来自联邦调查局官员。联邦调查局是一个值得信赖和尊重的组织。它的重要性反映了美利坚合众国为使其能够有效地开展工作而向其提供的资源。然而,这些组织的一些官员正在从事盗窃证据的活动,这些证据是为了在法庭上指控某人有罪。特别是与毒品有关的案件,如可卡因和海洛因。

例如,美国一位名叫马修·洛瑞的联邦调查局探员在使用从联邦调查局实验室偷来的海洛因时被抓获。Lowry特别将自己定位为毒品犯罪侦探(Grimes,2015)。他有宗教背景,也有自己的记录,在机会出现之前,他从未被发现吸毒。然而,在任职期间,劳里成功地率先起诉了28起与毒品有关的案件。然而,他与其他150起相同口径的案件进行了妥协,因此,有多少与毒品有关的犯罪分子因为他隐瞒证据的行为而被释放了。洛里从事腐败交易以隐藏证据,这在美国是罕见的。他被捕的原因是他没有交出从犯罪现场获得的大麻和枪支,而是违反了他的道德准则而将其据为己有。因此,从这个例子来看,Lowry隐瞒证据和使用他自己私用的证据损害了司法系统,因为没有证据,任何成功的罪犯都站不住脚。联邦调查局探员未披露证据的行为清楚地反映了在进行法医调查时道德错误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法医调查人员植入证据

法医调查员植入证据的方法之一是使用毒品陷害无辜平民。这种行动在非洲国家非常普遍。在许多国家,警察的表现是以一名警察的逮捕人数来衡量的。那些没有达到政府规定的逮捕目标或配额的人,有可能因为不称职而失去工作。警方响应这一要求;因此,从罪犯身上获取证据,比如毒品,然后冒着被解雇的风险将证据分发给警察,然后利用这些证据在无辜的人身上植入证据,以使警察保住他们的工作。这种做法是不道德的,而且违反了法医调查人员制定的道德标准。

栽赃证据的一个例子是布鲁克林警察的案子。2008年,在一次拯救未达到政府建议配额的警察的行动中,参与了从罪犯手中吸食毒品并与其他警察分享毒品(Grimes,2015年)。警察在工厂里试图掩盖无辜的证据。其中一位名叫史蒂夫·安德森的警官承认参与了这项计划,他说这是多么有必要保住他们的工作,而不是将罪犯监禁起来。为了恢复对无辜罪犯的司法公正,政府释放了几十名受影响的人,并按你在监狱中错误地服刑每小时赔偿他们一千美元。警官们也最终玷污了自己,因为与被监禁的无辜者不同,警察是应该面临拘留的罪人。

  1. 顺序与同时列队论文
  2. 民间评审委员会与伦理监督论文
  3. WB I-70燃油泄漏事件后的关闭
  4. 汉谟拉比法典摘要论文
  5. 全球视野下的美国刑事司法论文
  6. 警察腐败论文

0

准备订单

0

活跃作家

0

支持代理

有限 提供 第一次订购可享受15%的折扣
得到 15%折扣 你的第一个订单有代码 前15名
关闭
  在线的 -请点击这里聊天
 

在线客服

售前咨询
售后咨询
微信号
Essay_Cheery
微信